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创新研发 >
创新研发
中国西电:坚定自主创新 五大业务板块绘就美好蓝图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8-20 20:57 浏览量:

  来自西安的大型央企中国西电(601179)是一家历史悠久、业绩辉煌的电气设备生产企业。创办近六十年来,这家公司伴随着中国电力事业一起发展壮大,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与奇迹。未来,中国电力行业发展的趋势如何?中国西电将向哪些原创技术发力?又有哪些向外扩展的计划?

  日前,证券时报“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采访团走进中国西电,证券时报副总编辑成孝海对话中国西电总经理裴振江。一个关于中国西电的宏伟蓝图,在裴振江的讲述下愈发清晰。

  成孝海:在输变电行业中,中国西电目前处在什么样的市场地位?这个行业目前是什么样的竞争格局?

  裴振江:中国西电建得比较早,国内输变电成套能力最强的只有西电一家。随着我国电力工业发展,许多企业逐渐发展起来,但他们基本上都是在整个输变电行业涉足于某一个产品或者产业,不像西电产业链这么完整,应该说西电在中国整个输变电领域是位于前列。我们现在聚焦特高压行业,我们对标的竞争对手都是国际知名的跨国公司。

  成孝海:现在输变电设备产品或者市场有哪些新变化?行业信息化、智能化,有什么样的发展趋势?

  裴振江:电网建设一般是有一个逻辑关系:在整个电网建设的时候先铺设电网,电压等级由低向高,都是这么一个过程;我们国家发电的水利、煤炭资源都在西北、西南,用电的负荷都在东部,东西部距离基本上几千公里,这种长距离的电力传输就需要高电压等级的电力设备,通过努力创新我国在特高压电网居于世界领先地位。目前国内特高压电网建设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和领先水平,下一步就是要提高电网的送电质量,就是我们所说的电能质量提高,电能的送电质量既在输电、也在配电领域。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出现了智能电网,围绕电能质量提高和电网的智能化,我觉得还有大量的工作可以做。

  裴振江:在国内重大电网建设中西电参与了很多工程,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三峡工程的电力送出、西电东送等等这些重大工程,中国所有的第一条输变电线千伏、到百万伏,西电是主要参与者和全部参与者。

  作为设备制造企业来说,电网质量提高很多还要得益于电网设备的运营,包括节能降耗、能效的提高都是和设备关联的,我们有责任、有义务提高电网质量。电网的运营部门着重点也在提高电网质量方面,西电有这方面技术的研发、创新,产品、产业的升级,我觉得这是一个潜力市场。

  西电在智能电网方面已经做了铺垫,您今天看到我们开关厂智能化GIS的开关设备,这是我们较早研制的。我们最早布置的时候国家还没有提出智能电网的概念,我们是往数字化设备这个方向去部署的,之后提出了电网智能化,我们觉得这个与我们的部署完全匹配。

  我们企业的技术标准通过不断完善成为国家的标准,现在我国的开关、变压器等电力设备的技术标准,很多是以西电的技术标准为基础。一流企业做标准,西电许多产品是真正做到了这一步。

  成孝海:今年国家电网投资是多大的规模?未来国家对电网投资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裴振江:我们也是从电网公司的投资规划上来看到一些信息,2017年是4000多亿,比2016年下降了两个百分点;但2018年投资又小幅增长,但是总体来看,我们觉得它基本上在5000亿这个水平。也就是说在电网建设投资中,当前是一个平缓的时期,不像以前很高。尤其对特高压项目建设来说,2017年已经显示了特高压招标的量下降较多,2018年、2019年,后续看到还是有,但是量都不像2015年、2016年那么多,这是一个特点。

  从电网公司的规划看,5000亿投资增加了很多配网,我国实际上配电电网的升级改造还是必需的,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电力需求也和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相关联,所以改善配网的供电能力和质量,也是符合国家要求。西电将会在加强智能化电网建设中发力,电网投资总量没有大的增长,但在投资结构上确实有变化。特高压设备投资没有那么多了,但是在其他领域会增多,比如在智能化、新能源方面。我觉得西电有这方面的优势,我们也做了一些布局,去积极占领这方面的市场。

  成孝海:电网的投资增速在下降,特高压建设项目有所减少,对公司有一定的影响,有没有一些具体应对措施?

  裴振江:特高压装备市场和任何行业发展一样,总是从成长到饱和、最后到下降的一个过程,所以在前期我们也做了一些布局。

  西电在几年前,重组并购了天水、宝鸡、成都、济南等中压配电及配电基础产业的一些企业,进行了配电的布局,配电这一块的市场还是不错;第二,在电力电子方面我们有了直流换流阀技术,我们再把这个技术向上延伸,发展电力电子领域,因为电力电子的领域更广,在轨道交通等很多方面都会有应用,我们也专门成立了一个电力系统公司进行发展;再就是布局新能源,从新能源的总承包到新能源的核心技术,如并网发电很多技术我们都有产品应用。

  柔性直流也是一种比较先进的技术,它适用于城市电网、孤岛电网,需求比较大的,所以我们也在努力突破,中国的第一条南澳柔性直流项目西电是主要供应商,这些方面我们都会有一些储备。

  另外,围绕智能制造,我们也提前做了一些布局。制造业是西电的强项,因为我们是装备制造企业,制造技术是我们看家立命的核心,西电通过制造技术向外延伸,在输变电领域以及其他的一些领域都有技术基础。所以说,西电也不再单纯只是在输变电领域发展,将会去拓展输变电领域的一些新技术、新领域。

  成孝海:随着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相关国家的电力需求增长的空间还是蛮大的,国家电力企业走出去了,这是一个机遇,中国西电是怎么抓住这个机遇开展国外业务的?

  裴振江:我们在海外市场有许多历史业绩,在我国输变电企业里我们是第一家走出去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西电在东南亚是以性价比高而出名的。国外总觉得中国的产品出去主要靠降价,我们不是,我们靠性价比高,更重要还包括服务响应比较快,所以说东南亚输变电市场快一半被西电占领,包括像新加坡这样的高端市场,它都是用一流的企业的产品,西电的产品进入之后基本上占领了它的市场。还有我国的香港地区,香港地区两大电力部门,中华电力和港灯,现在基本上都是用西电的开关和变压器。从这些事例来说,我们从技术、工程施工、运行管理等方面都有能力。

  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对中国西电是一个很好的机遇。我们在非洲,包括像苏丹、埃塞俄比亚等等很多地方,还有南美,我们都承担了大量的工程,优质的产品走出国门。

  随着产品走出去,西电也将产业走出去。这是制造企业的惯例,国际跨国公司都是在企业强大的时候,利用外部的多种资源也包括市场、人力等资源推进产业走出去。产业能走出去的主要原因是拥有技术、品牌优势,西电通过科技创新具备了这个优势。

  中国西电已布局海外基地,如埃及、印尼,这是规模比较大的,再就是与俄罗斯电网的技术合作。产业走出去了也就标志着我们技术和品牌能够走出去,实现了跨越。

  以前我国的装备制造业想在国外建基地很难,现在我们走出去完全是靠我们的技术,因为这些国家看中的也是我们的技术,我们以技术品牌与他们开展合资合作。西电在全球供货有80个国家和地区,大部分都是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今年我们又准备在“一带一路”的国家或地区再做一些产业布局。

  我们在海外还有一些布局,包括像克罗地亚等,有些合作基本上已经确定了。所以说,围绕实施“走出去”战略,我们要抓住“一带一路”倡议机遇,让产品、产业同时走出去,为国家创造更多的外汇收入,这也是我们的责任。

  成孝海:去年中国西电年报上海外收入16亿,今年,或者明年会不会有一个较大的提升?

  裴振江:前段时间我们刚进行了半年的战略规划的评审,大家一致认为,国家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海外发展机遇。从西电自身来说,国内市场受到一些挑战,也需要不断加大海外市场的开拓。我们从战略规划来说是要加大海外市场开拓,计划到2020年海外业务占比达到20%到30%,才能撑得起跨国公司这么一个概念。

  成孝海:我看了一个资料,就是说中国西电是输变电设备行业中唯一的央企,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准确?

  裴振江:这个说法不准确。可以说,我们是输变电设备行业中成套能力强的央企,现在也有一些输变电设备企业,他们都是生产单个的产品,不是做变压器,就是做开关。

  一五期间,国家把西电作为一种产业进行布局,所以我们输变电成套能力是国内最强的。作为央企责任更大,西电需要落实国家战略,这是责任恰恰也是机遇,服务于国家战略的同时也给企业带来很大发展空间。

  新时代有新要求,我们认为是要提升自身的制造能力。下一步,中国西电也会发展智能制造业务,我们将来也会给一些企业提供工业的服务,中国西电承担了工信部7个国家示范项目。在军民融合方面,中国西电相对薄弱,但同时也很有发展潜力。

  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中国西电的配电方面有优势。我们最近还有一个项目正在争取立项,是关于电能储存的。现在光伏和太阳能发电,大家都觉得这个电是垃圾电,主要是因为它没有把电能储起来,它不是一个很平稳的电波,如果有储能装置的话它就可以。所以我们现在正在攻克储能技术。

  中国西电作为央企,在落实国家战略的同时,技术创新也给我们带来了发展的机遇。

  成孝海:资料上讲,中国西电是行业内自主创新能力最强的企业。请介绍一下技术研发和创新的情况,中国西电目前有哪些属于特别高端的产品,已经投入市场?

  裴振江:西电的发展历史就是创新的历史,1959年西电成立之后不久,前苏联很快停止援建,也就导致我们必须技术自主化。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得益于三峡工程,我们通过与国外跨国公司技术合作,掌握了许多先进技术。

  随着国家电网发展,像800千伏、1000千伏特高压项目实施,国外没有成熟的经验可以借鉴,我们的企业必须要自己科技创新,这些年西电一直是抓住创新,也得到自己在行业的地位。具体做法是:

  第一,中国西电一直在不断提升自己的创新能力。2006年,中国西电就做了一个比较长远的科技规划,确定了公司的发展目标,哪些技术是核心,自己怎么样去创新;

  第二就是研发构架,我们基本上建了两大层面,一个集团层,一个是企业层,集团层也是逐渐在建,我们下决心专门成立中央研究院,完全是由西电自有的,我们为研究院拨科研经费进行研究,院长我们是引进有国际科技管理经验的职业经理人。我们在几家产业公司都设立了研发中心。

  第三是我们在重点的产品项目上,进行顶层规划设计。围绕国内电网建设,以及特高压的交流、直流的换流变、换流阀、开关等,所有这些设备都是我们自主研发的。

  还有一些核心技术我们在攻克难关,像发电机保护断路器、柔性直流技术,很多实验设备也都是自己在做。我们也积极参与国家的一些科技项目,如国家的863、973项目。

  中国西电这些年取得很多成果,国家科技进步奖我们获得12项,其中特等奖有2项、一等奖有4项;西电有两个任期连续获得了中央企业科技创新特别奖;较早布局知识产权管理,公司快突破2000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300多项,包括获得中国专利奖的有9项,金奖3个。

  西电也注重参与行业标准的制修订。尤其是走出去更体现标准的重要性,西电这些年为了走出去,对海外出口产品重新做了国际试验,因为有些国家用户产品标准体系和国内有所不同,要求也不一样。

  成孝海:多年来中国西电一直致力于输变电设备的制造,在输变电产业之外,有没有进入一个新的领域的想法?

  裴振江:应该说是肯定有的,我们第一步想做的就是最好和自己业务能关联的、上下游的,至少技术上有一些相通。分析LED照明工业热、商场冷现象凯时娱乐手机下载,例如电网的智能运维。新疆有很多石油系统,有时候一个系统就有一两百个11万以下的变电站,他们对这些变电站的要求是,变电站从建设到运行都可以交给中国西电。西电也提出,下一步我们还可以通过在线监测、远程诊断减少成本,这样的话,以后西电不再是简单提供输变电设备了,也不再是提供简单服务,而是变成了智能运维系统服务商。

  目前咱们国家还有很多领域的装备,尤其高端装备受控于人,没有国产化。我们输变电设备已经实现了国产化。原来一些高端的装备基本上是国外公司在做,这些年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逐步实现了输变电设备的国产化。

  成孝海:公司对第一大客户产品的销售占了52%,市场上有声音认为这个比例较高,公司对此怎么看?

  裴振江:当时国家建立西电输变电基地的时候,第一个目的是首先要满足国家电网建设。这些年国家电网建设空间又很大,电网技术进步也很快,中国电网建设目前在全世界所有电网来说都是最先进的。当时国家有一个要求,国内有这么大的一个市场份额,央企首先要满足国家建设的需要,因此公司第一大客户占比较高是正常的。

  输变电技术里还有广阔空间,比如提高电能质量。大家吃饭也分粗粮和细粮,电也有精电和粗电,什么叫精电?就是用户对电网的安全和稳定要求很高,我们自己技术有个术语,叫电压的斩波都有要求的,我们如果通过这些设备的应用让电网很稳定,这样的话公司设备售价可以高一些。我相信一些高端用户,包括医院、制药厂等是千万不敢停电的,甚至电压都不敢有多大范围的波动,这也有一些潜在的市场和用户,西电要在这些方面做工作。

  成孝海:从2012到2016年,公司的净利润有五年都是连续增长的。2017年净利润是近六年来首次出现下滑,什么原因造成的?

  裴振江: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特高压产品西电有技术优势,所以当时电网建设特高压工程,西电的业务比较多,而其他的一些常规产品就会做的少一些。客观地说,特高压产品的利润率还是要比常规产品好一些,随着特高压产品市场需求的下降,会有一些影响。

  第二就是近两年原材料上涨。原料涨价对整个利润有一些影响。我们要拓展新的利润点,加强网外市场开拓。行业和企业都有一个生命周期,下一步我们将加强自身的管理,推行精益生产、精益制造,来降低成本。

  国外很多企业对成熟的市场和产品,都会通过成本下降来提升竞争力,所以西电也要开展这些工作,就是在传统、常规市场方面通过降成本、提升管理,使我们产品一有竞争力,二能够提升效益。

  成孝海:公司提出来,今年预计完成销售收入是149.3亿,这个指标今年有多大把握能完成?

  刚才说到的年初200多亿的累积订单当中,我们也能测算出来,一部分都可以在今年实现。因为像特高压装备的生产都有周期,一般要一两年。根据生产量,在手的订单排产也要排到这个时候。

  成孝海:公司未来整体的发展战略是什么?中国西电最终要实现一个什么样的总体目标?

  裴振江:立足于输变电领域,是国务院国资委给我们定义的主业,国资委要求中央企业要主业突出。到十三五,我们确定了以下业务板块:

  第二是电力系统,电力系统不光是原有在做的,很多电力电子行业都要延伸的,以及新的微网这些建设。

  第三是电气产品,电气产品主要是适用于国家配电领域,以及海洋和轨道交通,包括军民融合很多项目。

  第四是工业自动化,中国西电计划通过智能制造这个领域,提升我们自身的制造技术,我们准备把这一块作为一种产业做大。

  第五是设备成套和工程总承包,我们实际上在海外已经有一定的基础,我们做了很多EPC项目,下一步要加强,因为这才能真正体现西电成套能力强的优势,我们这个优势在有些地方没有发挥好,这方面要加强。

  企业发展到一个新阶段,提升企业的创新能力成为关键。对中国西电来说,就是要在特高压输变电领域成为最具创新力、最具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我相信中国西电能做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